使用帮助  
会员浏览
    成家立业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-- 关闭
 
提醒海外华人三件事字体[ ] 颜色[ 绿 ]
分类:随笔小记  创建于:2014-02-02 被查看:17973次 [收藏:日记|作者] [评论]
 

最近因为工作关系,遇到三件事。如鲠在喉,不说不快。可是又感到有些难以说清楚,犹豫再三,觉得还是说出为好,至于大家看法如何,请各自方便吧,本人只是抛砖引玉,略作好心提醒。

事情一:打黑工。

这里的打黑工,指的是海外华人打现金工,可以不向政府交税。说起来这样的经历,对于移民来说,是很普遍的。在装修,搬家,园艺,清洁,餐饮,零售等行业,因为没什么语言要求,所以大量需求这样门槛低的累脖工。新移民,以及语言差,技能差,体能差,等等原因,移民们不分青老,为了糊口,都不得不多少打些现金工。作为过来人,我向大家表示极大地理解和同情。如果是生活所逼,迫不得已,出于无奈,不得不短期为之,也就罢了。但分有一点可能,坚决提高语言,参加个培训,然后找个支票工。千万不要有畏难情绪! 

现金工看似不向政府交税,可是被克扣以后,现金收入只是支票收入的50%70%,而且没有政府的保障。做现金工的这些行当,也是有极大危险性的,扎伤,挫伤,拉伤,压伤,烧伤,烫伤,割伤的风险全都有,一旦受伤,挣得那些钱,还不够养伤的。不能工作时,支票工有政府的失业保险,现金工就被一脚踢出去了,或者带伤坚持工作!!!最可怜的是这些工作,少不了的要求---多快好省,老板会不断催促你多干,快干,好好干,节省时间,省下的时间就是老板的利润!说句难听的,你就是给老板拉磨的驴。卸了磨就杀驴,你信不信?老板对你的义务就是那点现金,至于受伤了,老板也会关心,但老板最关心的是利润,不是你的健康,你信不信?尤其华人老板,不舍得花钱改善工作环境,配置防护用品,保护员工健康与安全。而华人移民要么不懂自我保护,要么不敢积极抗争,为了生存,不得不委曲求全地在嘈杂,湿滑,危险,寒冷的环境里,从事繁重的体力工作。有句极端的话,千万别给中国老板打工!不去争论有几分真实,但是给洋人打工,报酬通常比华人老板给得多,不信你试试!有些华人老板,良心大大地坏了,无论是甜言蜜语,还是粗暴蛮横,反正就会欺负华人。一个小生意,也没有工会,打工仔受了委屈,根本没人撑腰,被生活所迫,只能打掉牙咽进肚子里。

 

一句话,如果你打的现金工报酬很低,而且又累又危险,就是不值当的。勇敢地出去闯,试试别的地方吧。

 事情二:可怜的洋人。

有些洋人,看起来又老,又病,又穷,蛮可怜的。老话说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!国人心目中的洋人,基本是彬彬有礼,衣冠楚楚的。却不知洋人里面人渣也是蛮多的。要说偷懒,耍赖,使奸,装相,那是不比别人差的。正人君子模样的人跟你伸手要钱喝咖啡;衣冠楚楚模样的人捡地上半个烟头抽;看似良家妇女却在杂货店死皮赖脸要赊账喝两罐1.25元一听的啤酒。自己跟丈夫一人一听!就是说兜里连5元钱都没有,两人却非得喝啤酒,而且这么点事能跟收银员磨叽半小时。真是不怕把自己的脸丢尽了。20年以内,在中国和加拿大,我从没见过中国人干这些丢人事。 

一天,由于工作原因,我接触的一个洋人,其实也是非洲移民,求我给一个中国清洁公司的老板打个电话,询问清洗地毯的事。洋人说听不懂中国人说什么。要是外人也就算了,我一听是中国人的生意,怎么也得帮个忙啊。结果是这么回事,华人给这个洋人洗过几次地毯,可是洋人的地毯弄得特脏,费时,费力,费药剂,华人要加价,洋人打赖,不给加价,华人心善,看着洋人的可怜样,就没有计较,可是后来就不愿再干了。这个家伙看着华人心善,觉得好欺负,还电话找人家。两人为这点事又言语不清楚,洋人求我给问问。我一听华人解释,就知道洋人怎么回事了。这个家伙惯常巧使唤人。本来没什么钱,却不能不抽烟。抽烟是很费钱的。家里的座便长期不通畅,舍不得花钱请人疏通,每次都是求着家访的护理们帮助疏通马桶,你说看着堵得屎尿满满的马桶,他不找师傅来疏通,非等家访的护理人员来了,他要入厕却不能用,谁不被他气死了。这种可怜,其实是狡诈透顶的无赖。不值得半分可怜!于是我直接跟华人说,做生意讲公平诚信,你给他多干活了,公平起见,加价是正当的。他耍赖不想多付,是他不讲诚信。下次把价钱先说清楚。华人说看他可怜,几次想加价都算了。我说你别惯着他,他根本不是好东西。背地里想着法装可怜,巧使唤人。以后别被这样的洋人糊弄了。那些有自尊的洋人,我们可以同情,没有自尊的洋人,总想算计别人的洋人,不值得我们可怜。

 

事情三,嫁给房子?

这是个更难说清的事。还是因为工作关系,接触到一个洋人。其实是我们患者的儿子。这个洋人是个个体装修户。自己开个装修公司,既是老板也是员工,雇三两个帮手粉刷房子。他广告打得好,所以活多,周末也有活。他的老爹,患上老年痴呆,行动迟缓,言语不清,因此需要一天四次家访,定时给药。所以我们护理人员从早到晚都会去他家。患者的儿子,大清早就出门干活去了,天天晚上9.30以前都不回家。我就奇了怪了,哪有这么晚刷房子的。我估计是晚上出去跟狐朋狗友玩了。可怜他老爹,一个人从早到晚,独守一处空空的大房子,冷冷清清地看电视,睡觉。为什么这么说那,因为他们似乎没有做饭的习惯。儿子晚上回家就是捎回来一盒中式餐盒,从中国餐馆点的饭菜。热一下,就是老爹的晚餐了。基本天天如此。儿子前些天跟我打听,想请个住家保姆。几天以后,跟我说别人介绍一个华人女朋友,问我打听送什么礼物好。让我俩都意外的是,这个华人女朋友似乎过于主动了,第一次见面以后,就很快登门拜访了。随后就主动约他,赶在中国马年春节请他吃饭。约会两天以后,再次登门拜访,这次带来两个中国传统礼盒。最让我吃惊的是,昨天这个儿子告诉我,准备把她接进家里住!!!

 

这认识刚半个月,就要搬到一起住,进展真是太快了。我的小伙伴们都被惊呆了。

 

想我堂堂华人妇女,衣冠楚楚,相貌端庄,工作稳定,神经正常,怎么会对如这么多优秀,上进,有共同文化背景的华人男士视而不见,却这么待见洋人,非得急不可耐地扎进洋人的怀抱。恕我小人之心,难道真的被洋人的这套大房子打动芳心了?

 

这个洋人说来也算是个正经人,起码有自己的生意,有辛辛苦苦的较高收入,住着一套大房子。有些话没法直接明说,却想在此说说。

 

这个儿子说破天,就是个个体户,从事的也不过是房屋粉刷的简单工作。远远算不上什么白领,王老五。他自己说的,要攒钱把这套房子从他老爹手里买下来。因为还有其他兄弟,所以老子不在了,也不能留给他。他现在也是攒钱置业的阶段。至于猴年马月能攒够钱,鬼才知道。而且这个家伙,不知道是忙还是没有那个习惯,反正不会在家陪护老爹,也不正经做饭给老爹吃。老爹能患老年痴呆症,跟常年孤独有关系。换成中国话就是,根本不是个孝子。在我看来,就是大老粗的那种粗犷的说话,做事风格。急躁,骂骂咧咧地。

 

可能在华人女士眼里,这就是洋人直率,真实,富裕,有房产,有事业,或者事业有成的王老五式的典型吧。在我眼里,直率是真的,修养也谈不上。华人男士的体贴细致,似乎一点找不到。家庭观念,尊老爱幼,有爱心,从何谈起?天天不回家给老爹做饭的人,不陪着老爹的人,娶了媳妇就变模范丈夫了?我真是不敢恭维。另外,文化的差距,也是难以跨越的,中年以后,人是很难改变。尤其是各自已经养成的习惯,在不同文化背景下,都是根深蒂固的。越是年老,冲突的机会越大。你需要免费的住房,免费的伙食,他需要免费的保姆,然后彼此免费的性享受。以及外人的艳羡?看起来也不错。

 我想还是慢慢处,多了解最好,别被鬼子骗了。捎带其它华人妇女的名声都被她带坏了。

打黑工的华人,搞经营的华人,及大龄觅偶待嫁的华人,数量都是不少的。这三件事是带有普遍性的,长期性的。也是关系自己切身利益的。最容易吃亏,上当,受骗。

单个华人到了海外,可能就是弱势群体。华人如果抱成团,至少通过网络,互通信息,把生活中曾经遇到的陷阱,或者那些坏人坏事马上揭露出来,提醒大家一起注意和防范,就会让更多华人免于吃亏,上当。我们就不弱了。

但愿我是杞人忧天了。

 
※ 来源: http://www.JiaoYou8.com ※
 
雨林1970
50岁,上海
评论于:2014-09-07 21:07:25  [评论]
偶尔路过,看见你的日记,觉得不错,期待新作。
 
大爱无私
33岁,广东
评论于:2014-07-13 09:38:38  [评论]
谢谢这位仁兄的经历分享,

人类社会丑陋阴暗的风气在海外也这么嚣张,

感叹我心中的世外桃源应该何处寻啊何处寻!
 
成家立业
56岁,温哥华地区
评论于:2014-02-04 03:51:14  [评论]
多谢多谢!给各位拜大年了!
 
人间的四月天
48岁,纽约州
评论于:2014-02-04 00:14:18  [评论]
 业兄,

遇到这种情况, 心境就不要随他们转了, 或喜或悲都给他们祝福,让后顺其自然就好了。 这是我从一位长者那里学到的。 更重要的是作为自己生活借鉴, 哦, 原来人是那么的不同。

新年愉快!并共勉!

 
zikou
63岁,比利时
评论于:2014-02-03 01:29:52  [评论]
 
Altanhorda
100岁,其它地区
评论于:2014-02-02 21:20:30  [评论]
祝你马年一切顺利。
 
更多"随笔小记"类日记
喜逢八戒Zéphyr
Ftacy
在未名遇到疑似杀猪盘的故事Amy12
秋韵秋思helen200
覆盆子,桑椹,和野莓wanda094
今天上了市政府法庭wanda094
闲读之江梅wanda094
桃金娘wanda094
在渔民家吃饭wanda094
《古兰尼》听后感paopao29
查看全部...
 
   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服务条款 - 隐私权政策
© Unknown Space , since 1996